2017年10月20日 星期五

香港步入管控專制:齊來認識《完美的獨裁》撰文:劉細良

香港步入管控專制:齊來認識《完美的獨裁》撰文:劉細良




保守黨人權委員會副主席羅哲斯被中共外交部拒絕入境香港,據建制派圈子消息,羅哲斯受阻不是因為來港探望黃之鋒,實情是他曾去信教宗阻中梵建交,指習近平是希特拉、斯大林,引起北京不滿。同一時間,特首林鄭月娥對香港出入境事務由誰負責,支吾以對。她在出席青年活動宣傳施政報告時,對於被質問青年被判入獄,她以「吸毒」比喻抗爭者。而立法會內建制派也強行更改遊戲規則,阻止拉布。至於另一件不為市民留意的新聞,是TVB準備停播香港電台時事節目。這些事表面看沒有甚麼關連,但細心分析,大家會發現香港已經步入了內地的「管控專制」模式。

不是威權體制

羅哲斯將習近平和希特拉相提並論,真的可能不了解大陸國情。去年香港大學為中國政治研究學者林根(Stein Ringen)教授出版了《The Perfect Dictatorship》一書,就是為了區分舊式獨裁者與新式管控專制的分別。林根教授創造了一個專有名詞:「管控專制」(Contrology),去描述這種進化版的專制管治模式。大家一說到納粹、希特拉、蘇聯、斯太林等極權獨裁,定必會出現集中營、勞改營、監禁、屠殺、滅絕、批鬥、折磨等情況,令人感到恐懼,太恐怖了。管控專制是新型態管治模式,他不是靠一位獨裁者的恐怖管治,而是靠全球最大的政黨。根據十九大召開當日黨媒《環球時報》報道,中共有8,900多萬黨員,比德國總人口還多,「它不是西方政黨那種圍繞選舉組成的相對鬆散的利益集團,而實際上組成了中國國家運行機制的骨骼和血脈,是整個國家凝聚力和動員力的來源」。

黨無處不在

這個人類最龐複的政黨組織就是管控工具,它無處不在,包括香港。舊式獨裁者是用強硬粗糙手段禁止人民做他們不喜歡的事、看他們不應看的書,想他們不喜歡的思想,所以要大規模殺死知識分子、焚書、全國只上映十套樣板戲。新式管控專制不會花時間及成本去控制無謂的東西,它更大程度依靠被管理者自我服從,人民主動知道某些言論不應發表、某些組織不要成立、某些人不能聲援。舊東德模式需要龐大的秘密警察及線人去監控傳媒、文化藝術家、商人、學者,管控專制由於是靠主動服從,對付必須對付的人,縮小打擊面同時擴大政治宣傳效果,如直播法院審判、上電視認罪等。
這種表面軟性的控制之所以有效,背後其實依靠傳統專制手段,如滋擾、拘留、軟禁、判刑,從銅鑼灣書店及劉曉波、劉霞遭遇可見,而黨定期會在人民面前顯露出「粗暴」的面貌,這才是關鍵所在。縮小打擊面,甚至精準地對準一人,高調對付,其他人選擇噤聲,一般民眾更認為事不關己。
將香港年輕人判入獄,是要震懾其他抗爭者,當香港電台拒絕做喉舌,就由TVB動手在政府默許下終止轉播,議員拉布阻撓則粗暴修改議事規則、甚至用釋法手段取消六位民選議員資格。梁振英始終是舊式政客,就是不掌握管制專制手段,打擊了一大片,由李嘉誠、唐英年到泛民黨派都成為敵人,適得其反。今天林鄭治下送一個一個年輕人入獄,泛民、工商界等昔日反梁勢力噤聲,大律師公會力挺政府,這就是管控專制的成功。
歐威爾的虛構小說《一九八四》,當中老大哥無處不在的監視,最後原來是在香港、澳門及中國大陸實現了。黨如何牢牢掌握了香港的全面管治權,相信今天大家終於明白了!
撰文:劉細良
編輯:施明慧

珍惜中環美食(李碧華)

珍惜中環美食(李碧華) 



作為中環人,成長於一個貧富貴賤高官庶民政經美食……集中地,目不暇給。它有高級的購物區,也有平民百姓最愛的小吃老店。我已搬離中環,一有機會還是回到老家徜徉,「鄉愁」?言重了,不過回憶一發不可收拾。
既然寫了蘭芳園、九記牛腩,不妨繼續懷念下去。美食,不止在回憶中加分,還因是老店,更珍惜不已,不知哪一天它不見了……遍地美食令人流連,十天八天也吃不完。
永樂園的雙腸熱狗,記得要多加醬汁。
羅富記吃魚片粥及第粥,別忘點一碟蜆蚧鯪魚球,酥炸。
公利真料蔗汁、竹蔗水。附近還有好傳統的玉葉甜品。
麥奀、沾仔記雲吞麵。
一樂燒鵝,燒鵝髀近百元,但香脆豐腴,你會捨得的。
蛇王芬的鮑魚燴五蛇羹、煲仔飯……
蓮香樓古舊喧鬧,八寶鴨要預訂,「內涵」豐富。
陳意齋開業於1927年,涼果、燕窩糕、肉乾、蝦子麵……還有最美味的蝦子扎蹄,必吃!如果遇上熱的,馬上一口一口幹掉,尋回只此一家的老味道。
百年醫館回春堂,改個招牌喚春回堂,涼茶永遠降火消滯,好舒服。
還有…… 





2017年10月18日 星期三

染紅後的麥記(高慧然)

 染紅後的麥記(高慧然)



中資後的麥當勞,顧客最大的擔憂是食物由西轉中,變得不西不中。網民預測中麥記賣餛飩、油條、豆漿、粢飯、酸菜魚包、麻辣漢堡的情形尚未出現,最大的轉變反而是代表美國精神的「自由」二字悄然引退。
機場麥當勞有中國顧客欲打尖,被女店員阻止。結果中國顧客發爛渣,質問女店員中國人是不是不幫中國人。女店員宣告,「我是香港人,永遠不是中國人!」據悉女店員被麥記照肺。
奇怪了,在這件事上,女店員做錯了甚麼?維持鋪頭秩序,維護遵守秩序排隊的顧客的權益有甚麼錯?不但不錯,還做得非常好,這樣的員工應予以嘉許。至於她宣稱自己是甚麼人、不是甚麼人,全屬言論自由及意志自由,做麥當勞又不需要向甚麼國家宣誓效忠,九七後香港雖然由英治變中治,你總不能限制一個人欲擺脫中國的願望吧?一介平民,說一句永遠不是中國人有甚麼問題?真正的中國高官,嘴上不說,實際上把家人財產全部搬移去境外,努力與中國切割,又該如何處置?
「中國人」三個字令人生厭,是由中國人自身行為造成的,比如在麥記打尖這種行為,被阻止後中國人不是感覺羞愧,而是吵要特權。這樣的中國人不是一小部分,開放自由行後香港人深有體會,稍有品味的人,都會設法與這種人切割,女店員何錯之有?


商場廁所誰來清潔(陶傑)

商場廁所誰來清潔(陶傑)


奧地利選出年輕有型的新總理,立場歐洲本位,主張限制移民。
奧地利的人口只有八百萬,從前是奧匈帝國的總部,創造過很輝煌的文明。維也納不僅是音樂之都,還風光如畫。若是緊隨鄰國的德國女總理麥克萊夫人,收容穆斯林難民,大愛無上限,奧地利一定亡國。選民作出了正確的選擇,可喜可賀。
歐洲是歐洲人的歐洲,不是穆斯林的歐洲。阿拉伯世界才是穆斯林的阿拉伯,同樣也不應該是歐洲人或中國人的阿拉伯。這個世界,你有你的家,我有我的房子,偶爾我邀請你來小住作客,沒有問題。不請自來,佔了我家白吃喝而不走,就是強盜。
歐洲的左翼說,歐洲白人不肯生養孩子,基層勞工職位沒有人做,所以接受移民,只有好處,沒有壞處。
歐洲一體化之後,東歐的羅馬尼亞、保加利亞、波蘭,與英法德同一宗教文化根源,不是有大量可以自由遷移的勞工嗎?為什麼還需要地中海彼岸的阿拉伯裔?歐洲白人不想生孩子,都知勞工短缺,正確的解決辦法,是研究白人到底是不想生小孩,還是不能生小孩。
在倫敦和巴黎,就因為外來移民人口太多,難民一登陸就伸手領取社會福利,公共房屋短缺。全球資金如大陸熱錢湧入,房地產價格高漲,導致本地中產階級不想生育,因為養孩子成本越來越貴。
歐洲若要維持白人人口為多數,歐盟有專家計算出來,每一對白人夫婦,要緊急生育至少需要2.1個子女。但現在德國、法國、英國、葡萄牙,本土白人夫婦的子女生育率遠在2.1之下。
勞工短缺,因為大學教育普及。中產階級的父母沒有一個想自己的子女,長大之後在商場當廁所清潔工。這樣的職位,包括香港,當然由新移民來出任。當你看見廁所的清潔大嬸不是自己的子女時,就會覺得一陣短視的寬心。沒有人想出長遠的辦法:最終是一個國家的清潔和侍應工作,應該由這個國家的本土人來出任。
因為新移民也會老,老了也擁有領取福利的權利。而且你只看見一名新移民在做清潔工,在歐洲,你看不見的是另外有九名新移民在無所事事、遊蕩領綜援。另外有六七個,則結成匪幫,綁架擄劫白人少女,或在網絡參與伊斯蘭國的恐怖組織,認同那一個才是真正的祖國。
不,這不是半隻空杯子和半杯水的分別,而是大半隻空杯子。奧地利的選民覺醒了,希望歐盟其他國家的傻人,也跟着會醒過來。


2017年10月14日 星期六

熱烈支持「黃金周」(陶傑)

熱烈支持「黃金周」(陶傑)


大陸「黃金周」造成交通堵塞、空氣污染、「景點」遭到螞蟻一樣的中國人口踐踏,大陸終於有專家顧問,嚴正建議,「黃金周」應予取消,更有漢奸專家膽大包天,向中央建議,索性模仿日本明治維新後廢除中國民族身份最大本位的所謂「春節」假期,甚或模仿明治維新成功的日本,索性取消所謂「春節」假期。
「黃金周」其實很符合中國國情。大陸是廉價勞力資本密集的市場,替全球做紡織、裝嵌電子器具、造玩具和家庭日用品,自己也承認是「血汗工廠」。「血汗工廠」的奴工像坐牢,坐牢也可以保釋,「黃金周」變成了廉價勞工一年幾度的保釋。
漸漸外人都慣了。遇上季節性的「黃金周」,應該退避,寧願八月去肯雅看動物大遷徙。
中國與西方不同,不要輸入西方的價值觀。譬如德國,除了一星期五天工作,德國的工會要求立法,將工人每周法定工作時間減至二十八小時。即一天才開工五小時半左右。
德國是優柔文明,與荷蘭一樣,因為國民有尊嚴,民族質素高,全世界的工時最少,因為人均的GDP生產值最高。
經濟學家凱恩斯一九三○年早已預測:一個世紀之後,由於科技生產力的進步,人每周只需工作十五小時。當然,凱恩斯指的是歐洲和美國,第三世界不在理會之列。

西方文明國家已經將廉價的製造業排洩去中國,二十年來,產業大升級。平治汽車只要多幾個機械人,德國的經濟只會更好,工人更嘆世界,工時更縮短。所以,顧全球大局的有識之士,都不希望中國打什麼貪污,因為中國是平治汽車的貪官大市場。
英國人每周工時為四十小時,看見德國人如此風流快活,急了,要求跟上德國。這個時候,左膠又發明新名詞,指出人類有所謂「工作相關受壓症」(Work-related Stress),由頭昏、心跳、傷風、抑鬱,到糖尿病和癌症,總之種種的「不開心」,都與工作有關。
人無論怎樣「大愛包容」,西方的「種族歧視」都根深蒂固:第三世界不貪污而狂買平治寶馬、中國的富士康工人不連續迫得跳樓、血汗工廠的奴隸不日夜趕訂單上船,德國荷蘭和英法的公民會如此快活呀?
所謂種族歧視啦、機會平等啦,咄,不全是租用五星酒店或大學口水論壇的廢話?當川普說,我們不要剝削中國人了,將製造業搬回來,「自由知識份子」又在嚎吵什麼?川普明明想停止中國血汗勞工的痛苦,是一個解放者,為何是「法西斯」?My ass。世界有歧視就好,支持黃金周。



「印尼蝦片小姐」好盞鬼( 李碧華 )

「印尼蝦片小姐」好盞鬼( 李碧華 )



有沒有吃過印尼蝦片?當然有,不過並非特別喜愛,怕上火。有一款特大塊,又厚又香脆,不常買到。與沙爹一樣,蝦片是印尼國食,牌子很多分不清。副刊果籽搞了個「蝦片小姐」大選,動新聞十分盞鬼。
由最愛蝦片的民族自決。星期日維園,印傭gathering,三五成群席地而坐吃喝玩樂還唱歌,蘋果記者安排3位候選佳麗,代表3款受歡迎的牌子決戰,由100位印尼姐姐逐一試食票選,根據蝦味、香脆度、調味,挑選最好吃的一款。果然很認真,3位「佳麗」又得意、奔放,末了蝦片小姐大喜擁抱,冠軍繞場一周。一人一票,沒有造馬,真情流露,讚就讚彈就彈,叫人看得好開心。
這些印尼姐姐,雖當家務助理,稱傭人或妹仔,比「政治妹仔」好看,她們有個人喜好,獨立思考能力,也自主發言。同日777也就無力自主的施政報告發言。就任傀儡以來,在好多方面「不敢、不肯、也不能」,對是非閃躲迴避,唯主子之命是從。
「何妖」牌蝦片有毒有致癌物質?「藥蓮」牌嚴重影響基因為禍下一代?「假博」成份可疑吃了肚瀉?「自由」牌眾望所歸最好味?……她敢說半句人話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