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4月25日 星期二

評曾蔭權?

中國人睇歷史充滿了情感,隨隨便便就上頭,話呢個懷人個個衰人立心不良,南京大屠殺就是一個鮮明例子,從來不敢面對所謂三十萬人死亡的歷史,查證真相等同否認,千萬不要學習中國人,可惜接受了百多年英國先進教育的香港人漸漸向中國人的落後學習,愚不可及。

曾蔭權入獄,今日很多所謂香港人很高興,罪有應得,罪乜鬼應得呀,一來佢得罪689,佢同689一向唔FRD,曾在北京沒有勢力,於是所謂的貪小便宜被有心人煮死,有咁重判咁重。

要評老曾,一定要講本土派出現前的香港,大家都在幻像中生活,就好像老婆痴愛一個多次打仔殺子虐的丈夫,仍希望佢浪子回頭,當然最後醒覺香港從來都不是老婆而是二奶,只是一個情趣公仔。

當年的老董是愚蠢的梁振英,梁振英是聰明的董建華,曾蔭權是典型的英國類型的總督,宗主國改變下,這個總督無事可做,等收工等退休,樓價老曾基本上不處理就是一例。

老曾的HEA,與中國軍國主義有關,老董玩完零四零五年,香港社會對中國遵守一國兩制承諾充滿信心,民主黨和公務員等的中間派也很有信心,社會上下不敢面對中國不遵守一國兩制的現實,老曾和大班和很多知識對老董下台後的所謂新格局有很大希望,老曾也曾言要玩舖勁,結果被北京收左皮。

有理由相信,老曾是第一個知道中國將會違反一國兩制和基本法的人,政改的失敗,西環和北京加緊控制香港,硬指令例如高鐵等等,老曾都要HAE住做,軟指令如國教,他就在管治後拖延,老曾後期也曾停止中國投資移民,相信佢係HEA之中帶有點良心去等收工。

無意為老曾講好說話,只是老曾的環境,全社會還是對中國有信心,中國也在進行偷光養晦的對外政策下,老曾不能反枱,不反枱也就HEA和貪小便宜,這是他的失誤,但相對起老董和689,他己經是LESSER EVIL,其實指責老曾的人,也要指責一下自己,為何在本土主義出現之前,盲目相信中國,這個才是香港敗亡的原因。

很多人今日恥笑疑似沒落的勇武派,但一定要牢記歷史,如果沒有所謂本土主義和勇武派,香港社會否覺醒?如果繼續民主黨一類和理非,香港人今日只會繼續迷心中國這個幻像,天天期望丈夫回頭是岸的望夫石,人地根本就冇當過你係老婆,毫無感情,自己一相情願的迷戀,始終都要打破的。

2017年4月22日 星期六

活體器官銀行(高慧然)

活體器官銀行(高慧然)



港大醫學院決定成立「好心人活肝捐贈名冊」,「讓有心捐肝者可聯絡醫護人員,接受醫生檢查,並轉介心理醫生評估、記錄血型。表明欲捐肝給指定人士或任何有需要病人。」
當捐肝者可以指名道姓把肝捐給指定病人,最壞的結果是甚麼?是有可能導致人體器官買賣。舉個最簡單的例子,你打算捐肝,捐給哪個病人呢?有人看上去比較順眼,有人是「好爸爸」,有人是亞洲十大富豪,有人是天水圍綜援阿伯。捐給「好爸爸」或綜援阿伯,你事後可獲得一個果籃。捐給「順眼哥」,你可以獲得與「順眼哥」合照一張。捐給富豪,你可以獲得一層樓,從此與家人安居樂業,你兒子還可以在富豪旗下公司獲得一份糧高穩定的工作。你會不會心郁?
也許你本來的選擇是「順眼哥」,但富豪派人游說你,跟你說「順眼哥」只是個花心男,對社會無建樹,還傷盡港女心。富豪就不同了,五位數字的人在他公司打工,他的健康與萬幾個家庭的穩定有關。你又會不會掙扎猶豫?
當捐肝者可捐出肝臟給指定的人,其他器官也一樣。到時,捐贈者在選擇病人時,必定面對道德、倫理、價值觀及金錢的衝擊。這絕對不是單純出於好心去救人的人應該面對的境況。此外,必須重申一次:眾生平等,犧牲一個人去救另一個人絕對不值得鼓勵。

2017年4月21日 星期五

《巨嬰國》被禁的政治意義 (撰文:劉細良)

《巨嬰國》被禁的政治意義 (撰文:劉細良)

【文化籽:讀書好】
內地心理學者武志紅去年出版《巨嬰國》一書,大受歡迎,作者指出內地人雖然已經成年,其實心理水平仍是個嬰兒,稱之為「巨嬰」,由他們組成的國家,就叫做巨嬰國,「巨嬰」的共同心理特點是,「全能自戀」和「共生」,全能自戀就是大家要聽我的話,自己是全世界的中心,萬事萬物都為自己服務,以我為主。共生就是不能獨活,因而衍生出集體主義。而所謂集體主義就是大家都被要求「聽話」,在家要聽父母,在學校要聽老師,在社會上聽領導、聽政府的,因此內地人是按照別人的意志來活,於是自我就無法成長。
由於《巨嬰國》成為暢銷書,結果這書今年三月被禁全國書店下架。今天我不是想推介《巨嬰國》,而是討論對中國人民族性及劣根性批判,為何變成禁忌,即使已經出版,仍然不准售賣。坦白說這書並不是嚴肅學術著作,內容也不嚴謹,但勝在改了個好書名,猶如視頻標題黨。「巨嬰」二字充滿了現實指涉,內地一孩政策下,父母溺愛產生了大量超級肥胖孩子,這些肥仔一般性格以我為主,是受祖父母及父母寵壞的孩子。

口腔期

《巨嬰國》的理論基礎,源自佛洛依德心理分析學,他認為人的自我成長分為口腔期、肛門期、弒父戀母期等。而中國人的集體自我從未成長,仍然停留在口腔期,這分析其實是來自八十年代在港、台兩地轟動一時的民族性批判作品孫隆基《中國文化的深層結構》,在八十年代念大學的誰沒有看過這書。孫隆基從中國人的「核突」行為出發,剖析其背後的集體心理狀態。例如在公眾地方吐痰、挖鼻屎、打嗝,他認為一個人養成了自制自律的肌肉動作時,就是他的「自我疆界開始浮現之時。然而,由於中國人在肛門期已養成了可以排泄物隨意地放入外在世界,保持了口腔期的「自我界線不明朗」的特徵,因此,西方孩童的「自我疆界開始浮現的階段,也正是中國人訓練孩童不要有『個性』的時刻。」孫從心理分析角度論證中國文化內集體主義傾向,早了《巨嬰國》近三十年!
沿着這個民族性批判向上溯,孫隆基之前的經典,當然是柏楊《醜陋的中國人》,同樣拿中國民族劣根性開刀,狠批集體主義下形成的醬缸文化,扼殺個性。如果要再找出民族DNA批判祖師爺,首推深受共產黨尊崇的魯迅,大家還記得在《阿Q正傳》、《孔乙己》中強烈批判了傳統文化中「吃人」與甘於「被吃」、「精神勝利法」和「君為臣綱,父為子綱」的奴隸哲學嗎?他塑造的阿Q、孔乙己就是深受民族劣根性毒害的原型,當時魯迅是深信「寫出一個現代的我們國人的靈魂來」,中國才有希望。

變態大媽

1919年是中國人掙脫口腔期,追求民族自我成長,發展個性的起點,而馬列主義及共黨提倡的文化革命,也是由此出發,為了這個自我探索過程,中國人付出了沉重代價。殊不知到了今天,一百年前鼓勵大家文化上「弒母殺父」的共黨,今天反過來換上新裝成了大媽,將人民視為胖寶寶,大媽不單要照顧寶寶起居飲食,或要防止不良思想令寶寶學壞,希望控制這個胖娃子一生,多變態多惡心!
柏楊當年金句是:「我們的醜陋,是在於我們不知道自己的醜陋。」今天應該修改為:「共產黨的醜陋,是在於他們要你不知道自己的醜陋!」
撰文:劉細良
編輯:梁浩維
美術:楊永昌


2017年4月20日 星期四

錢買到的只是學歷,不是智慧 (撰文: 黃偉豪)

錢買到的只是學歷,不是智慧 (撰文: 黃偉豪)


筆者任教的中文大學,經常邀請了來自歐美的頂尖來大學學者來訪問。大家除了作出學術交流外,同樣使我難忘的,是一些對中國留學生的印象。
綜合來說,有以下的四點觀察。
一,他們普遍勤力,往往佔據了課室內最前排的位置,可惜他們在課堂上甚少發言,不善參與討論。正因他們佔據了課室最佳的座位,但又極少參與,變相阻礙了其他同學的參與機會,因而不時引來其他同學的投訴。
二,在分析事件或制度的時候,他們往往可以源源不絕地說出很多好處,但對於指出壞處,卻遇到不少困難。
三,從以上一點延伸,他們普遍沒有批判思維(critical thinking)。事實上,確有不少學生曾問「何謂criticial」?
四,不少的中國留學生均不能接受對中國的負面評論,即使這些評論是有事實和分析的支持,也不例外。他們甚至會投訴提出相關評論的人士,這亦是我們在香港經常提及的「玻璃心」的問題。
值得留意的是,觀察所及的包括了碩士生,而非只是心智未必完全成熟的學士生,所以情況確實使人擔憂。
同樣令人感到意外和可惜的是,不少的大學是在世界上排名頂尖的大學,在QS World University Rankings上的擁有很高的排名。所以,不能好好善用一個良好,多元和開放的學習環境來衝擊自己的思維,真的如入寶山空手而回。
無獨有偶,我在中文大學也遇見過類似的情況。感到安慰的是,香港的情況未如外國般嚴重,在老師的鼓勵及循循善誘下,內地同學的參與程度及批判思維,通常在一段時間後會有所改善。我相信主要是在一個華人的社會下,他們較容易適應。入讀名牌外國大學的學生也應是中國較富裕和幸福的一羣,他們因此看到或遇到社會的陰暗面及不公平的事的機會也較少,批判和反思的能力也因此較弱。
雖然如此,故事所反映的核心問題,是「中國模式」教育的強大威力,或更正確地說,是它破壞正常年青人的好奇心和思考的破壞力。這種自小便灌輸的不許批評黨,政府及國家,領導人永遠是對的「愛國」教育,其實某程度上和缺乏批判的奴化教育相似。它對年青人的遺害深遠,即是在完成大學學業後,有機會到國外的一流學府深造,也可能為時已晚。
與此同時,有錢有權有勢的人的下一代,能夠成功入讀世界上頂尖的一流學府,若果不願開放自己的思想,大膽而又虛心地學習,最後得到的也只會是學歷多於智慧。而建基於買回來的學歷,而非真正智慧的「大國崛起」,也恐怕是鏡花水月,曇花一現,難以持久。

2017年4月19日 星期三

舉國辣椒醬(李純恩)

舉國辣椒醬(李純恩)




德國食品檢測部門檢測了多種中國產的調味料,發現質量不達標,其中有很多化學劑含量超過歐盟標準。檢測的產品之中,最有名氣的是「老乾媽辣椒醬」。
「老乾媽辣椒醬」風行全世界,只要有中國人的地方,必可見到「老乾媽」。中國大陸遊客外遊,尤其是到了西餐地頭,多數會自備一罐「老乾媽」,吃什麼只要覺得不對口味,就往裏面放一勺,舌頭就妥協了,日子就可以過下去了。
因此之故,不管是歐洲還是美國,只要是中國人開的雜貨舖和超級市場,也都少不了這一款辣椒醬,供中國留學生以至新移民一解口味之急。前些日子朋友去坐郵輪出洋,在船上自助餐枱上,竟然也有「老乾媽」,放在顯眼處,在一大堆西式食品中獨領風騷。船上的中國遊客見了,頓時心中一寬,馬上覺得就算頓頓西餐也無所畏懼了,大媽們又歡快地去甲板上跳舞了。
中國人的口味本來很複雜的,有「南甜北鹹東辣西酸」之分,講究「食不厭精」。但今時今日,各地人的口味都單一起來,求鹹求辣求味精之鮮,什麼麻辣燙、十三香,風行全國,吃過之後,舉國上下好像只有一個舌頭,雖然喝得起「拉菲」,卻依然不能不配「老乾媽」。什麼樣的口味什麼樣的人,難怪今天中國人的性格,也越來越像一罐加了這個劑那個劑的辣椒醬。

2017年4月17日 星期一

記者出書還原「長春圍困戰」(蘋果日報)

記者出書還原「長春圍困戰」(蘋果日報)



今年是國共內戰中「長春圍困戰」爆發70周年,當年共軍封城,以致350天內至少餓死37萬人,慘劇從此成中共忌諱。近日在台灣出版的《長春餓殍戰》,作者採訪倖存者、調查國共機密電文等,藉史料還原歷史真相,「最重要的是,要給被餓死的人一個說法,還有,這樣的慘劇不要再發生」。

作者:港印刷廠不敢印

1947年11月,正值中華民國國軍與中共軍隊內戰,當時共軍東北野戰軍總司令林彪為奪取長春,在取得毛澤東首肯後封城,不讓糧油進入,直至翌年10月19日,共軍入城,國軍官兵早已餓得無力突圍。
中共視長春圍困戰為國共內戰的決定性勝利之一,但代價是約37至46萬人餓死。根據《長春餓殍戰》記錄的實況,當時街上到處是餓得奄奄一息的孩童,長春黑市出售人肉,每斤流通券150萬。
作者杜斌曾任《紐約時報》北京分社攝影記者,他直言長春圍困戰是「反人類的野蠻暴行」,共軍要負最大責任,應向罹難者道歉及立紀念碑。他又表示此書無法在內地出版,而香港自銅鑼灣書店事件後,政治類禁書審查變嚴,「有些香港印刷廠也不敢印我的書」,故此選擇在台灣出版。

中央社